小農主意之黑金剛花生糖(3)庶民飲食的美學

Ryan 行家物語-花生與花生糖
0

DSC07890.JPG 

圖片:台灣的糕餅糖製作融入了木模工藝之後,形成為在地庶民飲食的美學。

 

 

 

土庫鎮與元長鄉毗鄰,土地面積約46平方公里,鎮內居民主要從事農業,作物包括水稻、黑金剛花生、蒜頭、芝麻、蔬菜等均有種植,與元長鄉大同小異,近年來地方積極發展的花卉香草正逐漸崛起。

 

我在網路上粗略地瀏覽了一些土庫的介紹,不過真正吸引我的還是關於飲食方面的店家,像是廟口的鴨肉麵線、鱔魚羮、肉圓芋粿、傳承百年的高隆珍龍鳳一口酥都頗能讓人食指大動,這些鄉土特產有一項共同特色,即均採傳統手工方式製作,某些方面說來或許是因為工商業不發達,人口較少的土庫鎮並不適合機器量產規模,當地的手作文化就這樣子保留了下來。

 

賺錢不容易,民風淳樸的居民以自製食物的技能傳家,小彰家手作的黑金剛花生糖就是這種背景下的產物,先求自給自足,接著想辦法增加家庭收入,手作技術具備了濃濃的生活技能成份。

 

從小彰家回來,我把他送的那包黑金剛花生糖分派給朋友食用。

 

基本上吃過黑金剛花生糖的人有兩種共通反應:首先,吃過黑金剛花生的人並沒有想像的多,遑論黑金剛花生糖看都沒看過,因此食用的朋友莫不感到無比的新鮮奇特;其次,朋友們吃後感覺黑金剛花生糖不及一般花生糖的香氣來的濃郁,我同意這項看法,事實上烘製【喜笑花生】時也存在這個問題,拿黑金剛花生與一般花生比較,一般花生帶有油性高香,黑金剛花生的油脂成份只有一般花生的30%,表現出來的香度當然較弱,香氣性質較接近怡人果物的清香。

 

然而更讓我介意到的,小彰家的黑金剛花生糖仍略微帶有生採的黑金剛花生果實的氣味,我推估原因乃出在手炒過程的時間沒有控制精準造成,這項製程的細節會影響到花生糖的美味評價,我必需再找個時間跟他討論。

 

其實機器生產符合經濟快速與平價的優點,我心目中的黑金剛花生糖當然並非僅止於採用黑金剛花生作為原料即可大功告成,追尋手作的原因無非是想在美味上建立更高水準,否則手作就成了噱頭,徒然疊高成本一點好處也沒有,客觀地看待此事,即使小彰家的黑金剛花生糖口感與製程需要更加穩定,以菜刀裁切的方式造成規格不一容易碎裂的情形,但頂多賣相扣分並導致售價較低,畢究這樣的商品還是具備了樸素美味與獨特性的價值,依舊可以在市場成立。

 

土庫,甚或台灣地方的手作工藝者都面對著同樣的問題,手作工藝者需要的是專業的導入與協助,並非同情性質的合作。

 

他們只是研發與行銷的弱勢,並不是窮人。

 

那麼,在黑金剛花生糖方面暫以小彰家的水準為起跑線,思考展開馳騁。

 

就像舞台劇,建立無與倫比的美味需要原料與製程的配合,原料若是角色,製程就是整部戲的情節,這部戲的食材對話要能形成津津樂道與流暢的趣味,所以黑金剛花生之外的白芝麻、麥芽糖、植物油等原料當然不會是跑龍套的演員,這個舞台沒有誰會偶然的出現,食材若要理想稱職便免不了精挑細選的過程。

 

既然以舞台劇作為比喻,一部戲之所以值得再三回味,往往在於它的藝術性。

 

滋味的穿針引線需要實地製作方能調整,這種事沒辦法紙上談兵,但我先想到了食物的圖案與外型,日式和菓子在這方面的表現淋漓盡致,每一個和菓子都近似藝術品,消費者食用之前即已先有了視覺的饗宴。

 

本地的作法又如何呢?

 

台灣糕餅具有百年以上的傳承,印模技術的應用廣泛而尋常,日常生活中的粿或糕餅都會印上動植物花草等圖紋式樣,諸如本地話因龜的發音接近「久」綿遠吉祥,會在粿的表面印上龜的圖案,另外也有印上石榴者,以石榴多子引伸多子多孫,最典型的應用莫過於鳳梨與「旺來」的諧音淺顯易懂;造型方面,則有印製為古代銀錠式樣的鹹糕仔,有祝賀祈福意思的壽桃……。

 

印模做為一種心意的傳遞,既豐富了食物意涵,也增加它的外觀美感;反之,食物也成了綜合型態手作工藝的代言人,源遠流傳的庶民飲食智慧就此形成了千錘百鍊的在地美學。

 

黑金剛花生糖應該踏入這個美麗境界。

 

我很肯定自己並未浪費掉小彰送我的這包黑金剛花生糖,突然間有很多的想法在腦海裡滋生,一些食物的色香味形彼此鬥爭著,但面對市場時我該怎麼進行卻仍感到舉棋不定。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我們致力於將台灣的農產品文創商品化

來去購買也樂商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