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農主意之黑金剛花生糖(12)蝴蝶造型木模

Ryan 行家物語-花生與花生糖
0

蝴蝶造型木模1.JPG  

圖片:試製黑金剛花生糖的蝴蝶造型木模。

 

 

 

一早,我接到鶯歌陶瓷窯廠的李老闆電話,他說我幫我做了一個瓷罐打樣,就快要出爐了,問我有沒有空過去看看。

 

當然有空,我立刻開車出門,前往鶯歌。

 

我想大家對於鶯歌應讓都有一點基本認識才對,鶯歌是台灣的陶瓷重鎮,老街商店陳列的陶瓷製品林林總總五花八門,不過若未實地造訪,有的人對於窯廠的概念或許仍停留在筆直瓦窯的傳統影像吧,這種老相片中的影像其實大都成為當地罕見的古蹟,新近的窯廠都採用瓦斯爐火了,現代窯廠已有了全新風貌。

 

我要製作瓷罐的目的肇因於為台灣紅茶找容器的念頭,我希望對紅茶較陌生的朋友可以藉用瓷罐這種材質來感受茶葉的品質,對我來說,紅茶就像葡萄酒一樣都是風土條件下的產物,即使產地相同,陽光或雨水依舊會為紅茶帶來各自年份的特徵,而紅茶這種農作物只要保存條件良好又可久藏,我一直有個構想,想運用在地的農產品完成台灣風土誌,對我而言紅茶正是最優先的選擇。

 

中性特質的瓷罐應該是紅茶的最佳容器吧,實際上,我為了尋找製罐窯廠在鶯歌花了很多時間,簡直快變成當地的流浪漢了,商店街的老闆跟我說,因為中國的人工便宜,現在當地的瓷罐或瓷製品已有很多來自於對岸,叫我最好跟中國的工廠聯絡看看……,拿中國製的瓷罐裝置台灣紅茶嗎?聽起來好像也沒有什麼不可以,但我的心裡就是冒昇出一串問號,於是在某種不正常的偏執心態底下,我開始穿梭於鶯歌的大街小巷,我要找到一家本地的製罐窯廠。

 

真的找的好久了,心情的陰天。

 

我再次步行在小巷之中,看見一家陶瓷工藝社大門深鎖,走過去後也不知道什麼緣故卻再度回頭,按下門鈴,真幸運,居然有人開門。

 

這家陶瓷工藝社的主力營業項目是瓷製公仔,諸如招財貓、憲兵、郵務士等等的玩偶,偌大的工廠裡有兩位中年婦人正以油漆為小叮噹上色,老闆跟我說,鶯歌這裡很少有人做瓷罐,做瓷罐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因為瓷罐生意不好做,目前當地的窯廠若不沒被中國打垮,大都類似他製做公仔或衛浴器材這種生活用品較有銷路,可能找瓷罐窯廠太久了,我的心裡居然失去了失敗的挫折感,反正就是再找就對了,說了聲謝謝,我準備離開,老闆突然間想起什麼似的叫我稍待,他回到辦公室畫了一張簡單地圖給我,叫我到五百公尺外的小巷問一家窯廠看看。

 

因為這個機緣,我與李老闆相識了。

 

第一次見面時,李老闆說,我要求的瓷罐規格需要重新開模,也就是要花錢,我在跟他討論好瓷罐的製程與最低生產量後,開始琢磨著為了實現用瓷罐裝置紅茶的計畫要花掉多少成本,打樣讓人痛苦,既花錢也花時間。

 

我感到猶豫……,預算是有限的,此刻黑金剛花生糖也正在進行不是嗎,況且製好瓷罐,台灣紅茶的進貨物料也是另一筆費用。

 

我必需表示感謝,鶯歌的李老闆並未在這個瓷罐上收取任何打樣費用,他說因為覺得我聊的紅茶很有趣,所以就按溝通當時的尺寸打出瓷罐樣來給我看看。這個瓷罐剛剛出爐,還沒上釉,所以看起來是灰色的,我的雙手撫握住這個瓷罐粗肧時感到有點粗糙跟微熱的溫暖,面對我的感動,他稍稍得意地說明,罐子的材質是半瓷土,透過攝氏1050度的溫度製成……。

 

如果我們願意認真去做一件事情,對方是會感受得出來的。

 

這個感覺,也反映在我收到阿斌寄來的木模的心情。

 

中午,我把陳老闆幫我打樣的瓷罐帶回家,發現原來郵局已將木模送達,我迫不及待地拆解包裹,直到親眼看見木模,心中的一塊石頭方始落地。

 

說真的,儘管阿斌是木模職人,我對他的工藝製作能力並沒有太操心,但畢究是第一次合作,他對我想要的東西到底明白多少我還是不肯定,我深怕的是他為了展示技藝卻做一些過於細緻的紋路,忽視了花生原豆堅硬的這件事。

 

事實說明我是杞人憂天,這柄木模呈現出粗獷簡單的線條風格,感覺上有效地掌握蝴蝶柔美形態與花生堅硬本質的平衡,上下兩面果然鑿出易於脫模的斜度,專家懂我要什麼,他做出我要的東西了。

 

我很清楚地知道,有朝一日,若真的能做出蝴蝶造形的黑金剛花生糖與FOP等級的台灣紅茶,一定都是依賴這些没没無聞的職人的幫忙,就像蝴蝶木模所要說的福份,沒有他們,這些工作的製程終有遺憾。

 

徹徹底底快樂的一天。

 

我為黑金剛花生糖的試製木模拍照,隨後,寄出幾張相片給林本源園邸文化商品概念店的店長,也通知小彰,協調下次試製的時間。

 

 

蝴蝶造型木模3.JPG  

 

蝴蝶造型木模4.JPG  

 

蝴蝶造型木模6.JPG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我們致力於將台灣的農產品文創商品化

來去購買也樂商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