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的流離與榮美。阿里山茶區—有機茶農梁宗賢先生與不舞•阿古亞那小姐(3/3)

Ryan 行家物語-紅茶
0

DSC07439  

圖片:阿里山的茶農梁宗賢先生與不舞•阿古亞那小姐。

 

 

 

十二點半,梁宗賢先生已在桌上擺好了一盤盤的菜色,包括豬頭皮滷麻竹筍乾與桂竹筍、紅辣椒小管、豆腐片蒸魚、豆腐乳炒高麗菜、紅茶煎蛋……等等,我在用餐前先吃了一驚,至此發現這位專業茶農如此善於烹調之道

 

不管是紅茶或食物,梁宗賢先生對美味總是保持著高度的興趣。

 

用餐時,不舞•阿古亞那小姐提及來吉村向來是以農業及觀光業為主的,村內也有幾家民宿,但八八風災時受到土石流重創,來吉部落的土地面貌與族人生活有了很大的改變,當時有一些主管單位要他們遷村,把族人安排到散佈各鄉鎮的永久屋,但務農的族人們深怕離開土地無法維生,便極為抗拒,其後才不了了之

 

這番話說來輕描淡寫,卻饒富啟示

 

部落的災後重建,若只是提供永久屋讓他們居住,或以為當地危險,要他們馬上遷村,將徒留於表面的解決形式,八八風災不止震撼了來吉村鄒族人的心靈,經濟上觀光產業也跟著中斷,於是村內的酗酒問題變得嚴重

 

以梁宗賢先生及不舞•阿古亞那小姐的狀況來說,八八風災的那一年,他們的茶園剛好取得有機認證,但土石流摧毀了他們的房子,生活陷入不安,將近一年半的時間無法投入茶葉生產,然而他們擅長的就是茶園管理與製作紅茶,若要他們搬離來吉村,再找一份新的工作重新開始,但失去耕種的土地及製茶所,他們也將失去適才適所的工作,農人的強項就是栽培農作物,一旦離開熟悉的土地後將什麼也不是,由此可見,部落最需要的乃是人與土地關係的重建。

 

不舞•阿古亞那小姐說,當時塔山發生土石流的原因,在於雨勢太大及村落上方的茶園沒做好水土保持,但那些茶園都是外人去開墾的,她笑著說,族人們樂天又愛自由,沒有人會那麼勤快的

 

梁宗賢先生及不舞•阿古亞那小姐也討論著最近族人正在進行的活動,原來至今仍住在永久屋的族人要做一個門牌,這個門牌必需由永久屋的住戶自行繪製,要從鄒族的傳統圖騰去發想

 

這些圖騰中,當然包括山豬,來吉村入口的山豬巨石其實就是不舞•阿古亞那小姐與家人一起雕刻出來的,梁宗賢先生是專業茶農,她擅長的則是創作,她希望以山豬為主題,製作出山豬圖案的東西,讓世人注意到族人的故事;此外,梁宗賢先生也告訴我,相傳百步蛇是美男子的化身,族人在路上遇到百步蛇都會自動讓開,不可以打百步蛇,因為百步蛇會復仇……

 

阿里山的天氣變幻莫測,離開來吉村時,天氣轉晴

 

梁宗賢先生及不舞•阿古亞那小姐要我有空常過去,他們是好客的鄒族人

 

在我所認識的原鄉朋友中,我隱約感覺得出來,或許是擔心社會的偏見,這些朋友大都不會表露出自己的原住民背景,相對於此,梁宗賢先生與不舞•阿古亞那小姐擁有自信,不斷地對我述說著族人的生活,不管是製作紅茶或山豬圖騰,他們策勵進步的動力都不僅僅是源於利己,其實想做的更多,想要努力地去呈現鄒族本身的價值,創造鄒族人的未來

 

他們希望凝結族人的意識,雖有來自社會文化面的弱勢、部落受到土石流侵襲的危機感、生產條件與經濟收入不穩定等等背後因素,卻仍具有生活熱情,願跟遠來的客人展開淳善的互動,表現友誼

 

困境,並未讓他們對部落外的世界產生敵意

 

我因紅茶而來,看見了巨大的塔山,來吉村的鄒族人卻讓我見識到巨大之外的親近乃這座山的一體兩面,過去那些崩落的土石曾造成他們的驚恐與流離,但昨日已遠,好比生命的鍛鍊,某種屬於鄒族人的強韌個性,正凝聚著他們奮起,走向新的明天。這是山的榮美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我們致力於將台灣的農產品文創商品化

來去購買也樂商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