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始人的心智。奧萬大茶區-茶農陳冠正先生

Ryan 行家物語-紅茶
3

碧廬有機農茶園 038.jpg 

圖片:茶農陳冠正先生的茶園遍及奧萬大、清境及日月潭山區一帶。

 

 

第一次拜訪陳冠正先生,他邀請我參觀的茶園位於奧萬大山區。

 

這一天午后天空始終飄著小雨。

 

從奧萬大國家森林公園側邊的產業道路進去,沿途雖然偶爾可以看到小幅茶園開墾的地貌,但是這裡人煙罕至,他的廂型車緩慢地在山腹爬昇,即使副駕駛座側邊的玻璃窗因為故障無法調降而讓我少掉了風的體驗,但白色霧水裊繞的山脈稜線依舊清晰,不斷拔高的景緻讓人覺得正要前往一個被遺忘的世界探險。

 

當我們從他埔里鎮的門市出發,一路上兩個人的互動較集中於他在茶園管理與台灣紅茶的看法,對照於他在專業領域上的精通與濤濤不絕,其它的話題頗為沈默寡言,我感到陳冠正先生的個性偏向於嚴肅嚴謹。

 

其實我並不肯定他的個性是否向來如此。

 

陳冠正先生今年46歲,世居埔里,三代均經營茶園,從祖父輩開始紅茶便一直是製茶的重點,其接手家裡的事業後,1992年成立碧廬茗茶,因經營得法,目前栽種面積已擴充至六公頃規模,茶園廣泛分佈於清境、奧萬大及日月潭等一帶山區。

 

1999年九二一大地震發生前,陳冠正先生在茶園管理上就如絕大多數的茶農均以慣行農法的方式經營,也就是依循傳統在茶園內施用農藥與化肥,然而當時台灣的消費市場已開始自國外大量進口茶葉了,有鑑於國外低價茶葉對國內茶農生計的衝擊,加諸個人對環境生態的理念,他開始思考茶園該如何轉型,不過,這種事說來容易做時難,當時他行之有年的慣行農法得心應手,傳統農法下的茶樹採收量又足足是自然農法的三倍,他對於想法是否要付諸行動無比地猶豫掙扎。

 

一個人的生活及生命態度,在經歷重大事件後往往會有所改變。

 

世紀末的大地震是一個轉折點,陳冠正先生多年的苦心經營在這場地震中毀於一旦,事業版圖僅剩埔里鎮內的一間門市,人生的意外強迫他從頭做起,當他從廢墟中重新站起,就此便決定走上有機栽培的這條道路。

 

 

碧廬有機農茶園 016.jpg

圖片:奧萬大高山有機茶園現場,上圍地帶栽種烏龍茶種。

 

 

海拔高度1400公尺,陳冠正先生位於奧萬大關頭山的茶園具備了天然獨立的特性,在原始山林包圍下並未與任何農地鄰接,山區水源純淨,隔絕農藥空飄污染的可能,就實行有機栽培農法的環境來說,實在是一處得天獨厚的地點。

 

廂型車在平房式的製茶所前方空地停妥,我們下車。

 

因為攝影紀錄的需要,我一直撐持著雨傘,而陳冠正先生只戴著一頂米白色的漁夫帽,便一馬當先地帶領著我展開茶園的巡訪,相對於之前老成持重的談吐與斯文外表的印象,他的步伐展現出驃悍野性的另一種風貌。

 

鳥類對於農藥最敏感了,但是我們這裡多的是畫眉鳥。」

 

山區的茶園因鳥雀叫聲而顯得更加安靜。

 

雖然天空飄來的小雨並未停歇,藉由山嵐霧氣飄忽的丈量,我大約地感覺出茶園的規模,這處茶園由山上沿著坡地綿延而去共三公頃的面積。

 

我跟隨著陳冠正先生走下略具坡度的小徑,待到稍微平緩的金萱茶田,即使他是片茶園的主人,但宛如初逢乍到難掩興奮之情,他遙指前方茶樹與野草叢生的地帶有許多的鳥類在茶樹裡結巢下蛋的事情。

 

確實,有些景象百聞不如一見。

 

為了讓這趟有機茶園之旅立刻值回票價,我表達想要親眼目睹的願望,在我不斷地要求聳甬聲中,陳冠正先生開始試著在這片廣陌的茶田裡找出鳥巢所在的正確位置,他撥動雜草勉強前進幾步,忽然像是想到什麼事般,轉身帶引我回到茶園入口處栽種烏龍茶種的茶田,按著他指示,我果然發現了一個外觀完整的鳥巢。

 

你前面腳下的坑洞是山豬挖出來的,另外這裡也常常可以看到穿山甲,上回我們在這裡除草,就發現台灣藍鵲在樹茶下面下了不少的蛋。」

 

近似野放的茶園環境除了居住著無以計數的昆蟲,也躲藏著許多野生動物,所以這裡並不是百分之百的安全,雜草與茶樹底下也會有蛇類出沒,這些蛇都具有很強的毒性,但陳冠正先生叫我不必過份緊張,因為人怕蛇,蛇更怕人,通常牠們只要察覺有人靠近就會先行離去。

 

  

碧廬有機農茶園 056.jpg 

 

圖片:茶樹內結著鳥巢。

 

碧廬有機農茶園 028.jpg

圖片:山豬在茶園內掘出一個坑洞。

 

 

陳冠正先生實行有機栽培農法後並非一帆風順,第一年的採收成績很不理想,簡直可以說是白費工夫,他對此感到極為灰心,甚至曾一度懷疑有機栽培這條路是不是真的可行,當時的他既找不到可以交流的同行,農業單位所能提供的資訊也十分有限,一切都要靠自己摸索,所以他數次前往日本的有機農場參觀,吸收國外的概念做法,透過不斷地揣摩學習,終於在2005年通過國際自然美育基金會(MOA)的有機認證,其後更取得國家級CAS認證標章。

 

對陳冠正先生來說,有機栽培農法只是茶園管理的方式與態度,關於茶藝的學習更充份地表現出他對茶的狂熱;2009年4月他在中國杭州茶葉研究所進修結業,取得了世界級評茶師的公證書,這段深造的歷程無疑地讓他在製茶與品茶方面的能力更上層樓,從此舉凡綠茶、白茶、青茶、紅茶、炭焙及配花等六大茶類,他在製作上遊刃有餘,也創造出自己的有機茶的獨到工法。

 

梯田般的茶園上圍種的是烏龍茶,當我們來到了下圍,陳冠正先生告訴我,由我們所站的位置到前方樹林的隔離帶均栽種著金萱茶種,我利用這個機會略帶比較性質地請教他金萱紅茶滋味蜜甘的道理。

 

他對傳統報導金萱紅茶的蜜香原理源自於小綠葉蟬的看法多所保留。

 

小綠葉蟬的說法是一種行銷語言,因為在商品與消費者溝通的過程裡,太過複雜的講法只會讓消費者疑惑,失去理解的焦點,也不能說錯,但我只能說小綠葉蟬在紅茶的香氣口感上雖有貢獻,但不會是全部的原因。」

 

怎麼說,陳冠正先生都覺得小綠葉蟬的作用只是蜜香紅茶的香氣來源之一,因為就他茶園管理的經驗得知,一種昆蟲與茶樹的汁液作用只會產生一種味道,但紅茶的香氣往往豐富多元,有的甚至呈現出百香果或鳳梨等綜合熱帶花果香,而茶園的生態乃包括芽蟲等有許多不同種類的昆蟲建構而成,其它又如雨水帶來的氮氣與土壤施肥技術的影響,種種茶園內存在的自然與人為因素,才是他認為紅茶產生特殊風味的原因。

 

小綠葉蟬的說法具有故事性,也方便傳播,但紅茶那份纖細複雜的香氣口感則不能完全歸功於這種昆蟲,其實有更多的原由在茶葉上蘊釀,這是陳冠正先生的觀察心得,也是他與眾不同的見解。

 

 

碧廬有機農茶園 022.jpg

 

圖片:奧萬大高山有機茶園下圍,這裡栽種金萱茶種。

 

碧廬有機農茶園 083.jpg

圖片:奧萬大高山有機茶園,自然而獨立,地理環境得天獨厚。

 

為了讓我能夠從另一個角度瞭解這處茶園的面貌,他帶著我從製茶所左側的路徑繞往茶園的下緣地帶,沿途撥動著路上的雜草而頗有感觸。

 

往往茶園施用農藥的理由就在於擔心不用藥早晚會被昆蟲吃光,但是剛才看到的葉子都極為強健,沒有什麼蟲害的痕跡,可見在大自然的環境中,植物生長時會自我產生對抗蟲害的能力,茶樹也是如此,我的茶樹嫰葉明明今天才被蟲咬了一口,但茶樹體內的療護系統便會速迅地治癒,隔天根本就看不到傷痕了。」

 

我們走到了接近樹林隔離帶而佇足,我默默地檢視茶樹葉子,這些葉片沾附著水滴而顯得極為鮮碧,但若非親臨現場察看,實在很難理解這處沒施用農藥的茶園未何至今仍未被昆蟲啃光。

 

這就是大自然的生態。

 

茶樹在原始的環境下找回了原本的強健體質,而茶農放任雜草生長的自然農法也讓昆蟲得到了足夠的食物,於是這個環境獲得了平衡。

 

然而,也只有勇於實踐,願意回歸自然的茶農才會有此深刻的認識。

 

往往有些茶農既擔心蟲害又貪圖收成,不止在茶園噴灑農藥,接著又濫用植物生長激素,當有機栽培農法下的茶園收獲一次,他們的茶園已經可以採收三次,但雞鴨等動物不能施打生長激素或抗生素不是常識嗎,為何對茶樹使用生長激素將導致人體健康受害的情形反而置而不顧?

 

實行有機栽培農法最容易遇到的困難是成本高昂,即以除草為例,山區的雜草生長速度極快,每一兩個月都要進行除草作業,若以這個茶園範圍計算,每位除草工人一天必需支付1800塊的工錢,而一次就要找廿個工人左右。」

 

若是運用除草劑,這筆成本支出就可以省下來了。

 

越戰時期,美軍為了消滅隱匿於森林草叢中的越共,曾以飛機大量噴灑除草劑於越南的土地,多年後至今,那片受傷的土地仍殘留著這種毒性極強的農藥而草木難生……,連野草都受不了的除草劑,即使再強壯的人恐怕也難以負荷。

 

就在有機栽培農法的成本居高不下及國內市場流於價格惡性競爭的情形下,陳冠正先生的茶葉在國內推廣的狀況沒有想像中順利,於是他決定轉戰國際市場。

 

國外先進國家對於有機農作物的接受度高,只要符合農藥檢驗標準,茶葉具有一定品質便願意支付較高的費用購買,幾年下來,陳冠正先生的有機茶葉已賣往了日本、韓國、美國、歐洲及俄羅斯等國家,外銷正是現階段他的主要生意模式,目前佔茶園生產總量的80%。

 

我與陳冠正先生一起站在茶園下擺,雲霧飄忽的山脈一道一道地呈現為大地具體的輪廓,腳下一千多公尺的下方有濁水溪流過,對岸台地的低矮房舍密簇為小型聚落,紅色屋瓦並拼貼成一塊美麗的畫布,悠然而自得。

 

經歷九二一大地震,陳冠正先生以自己的方式走上了康莊大道。

 

奧萬大山區這處茶園是他親手打造的理想王國,他對管轄領土內的茶樹進行粗放自由的管理政策,每一棵生於斯長於斯的茶樹均需獨立面對大自然變幻無情的考驗,均需在與蟲獸搏鬥的生存過程培養強健的體格體魄,看似漫無章法的茶園其實已是一個活潑的生態體系,亂中有序。

 

完成這幅樸素景致所依賴的並非造物者的精心設計或文明的辯證,其實更多成份來自於失樂園的想望,陳冠正先生以接近原始人的心智,揚棄農藥帶來的溫室花園的虛幻假象,讓一切回歸自然。

 

這片土地及農作物是一種真實的實踐,他們展現了強韌的生命力量。

 

 

碧廬有機農茶園 072.jpg

 

圖片:實行有機農法的茶園,茶樹並未受到蟲害。

 

 

 

 

3 thoughts on “原始人的心智。奧萬大茶區-茶農陳冠正先生

  1. 小農
    大家都說奧萬大很漂亮…是指這裡嗎?
    版主回覆:(06/23/2010 11:35:07 AM)
    奧萬大是一個很大的山區
    不過,一般人看到的應該是指奧萬大國家森林公園吧
    陳冠正先生的茶園由森林公園側邊的產業道路進去
    風景一樣很美
    但若沒人帶引,恐怕會不得其門而入哦^^

  2. 南投!我的家鄉!我小姑姑也在鹿谷還是竹山種高山烏龍茶^^
    版主回覆:(06/25/2010 02:45:18 AM)
    這兩個地方都是烏龍茶與高山茶的重要產地呢^^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我們致力於將台灣的農產品文創商品化

來去購買也樂商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