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識的果實。高雄桃源區-有機愛玉農黃孝勇先生(1/3)

Ryan 行家物語-愛玉與山粉圓
0

黃孝勇先生3  

圖片:高雄桃源區,有機愛玉農黃孝勇先生

 

 

 

過了甲仙,往六龜及寶來方向繼續前進,南橫公路的車變得更少,車行速度為中板,兩側的青翠林木粼粼而過,開車超過四個小時了,陽光下的視野帶有風動的朦朧,這些色澤飽和的影像,又因路旁的一處芒果園而強化,那處芒果園擠著巨石,果樹低矮粗壯,枝葉流竄出一串串細花。這裏是南國,我想到不久之後的夏天及遠山蟬嗚。

 

進入桃源。

 

這些電影般的畫面,因為金屬撞擊摩擦地面的巨響,在接近南橫公路一百公里處中斷。左前方,寛闊的溪床被裸露的石塊拼構成幾何圖案,有一輛運土卡車在帶狀的溪床上行駛,因為距離遙遠,顯得渺小。

 

勤和社區過去,是一段連續八公里的碎石子路,高低起伏,滿地泥濘,我的車子底盤低,上下跳動,只能沿著荖濃溪貫穿出來的縱谷地形緩慢行駛,在大自然驚人的侵蝕力量底,公路傷痕累累,兩翼山壁崩退,當經過一處工程作業區跟一輛大型挖土機錯身,我的車在軟爛路面進退維谷,深怕一個不小心滑落溪裏,溪谷並不深,之前大水沖來的大量碎岩石塊在此堆積,溪床的高度逼近公路,河道的石堆猶可看見沖斷的橋墩與水泥柱殘骸。

 

車子從碎石路段爬了出來,回到正常的公路,已經十點。

 

開車南下的四百公里,用掉了將近五個小時,其中這段路的車程擔擱了快一個小時,雲層投射出來的陽光變得隱晦,山裏的氣象變化是難說的,如果下雨,入山會很不方便,就在我擔心的時候,接到了黃孝勇先生的電話,他跟我確認位置。

 

他正站在路邊試探性地對我的車揮手。

 

黃孝勇先生是高雄桃源區的愛玉農,今年四十五歲。

 

我此行目的就在參觀他的愛玉園。

 

剛碰面,黃孝勇先生說,他有點訝異我真的來到這裡,因為這裏的路況差,很少人會來找他;我約略地看了一下這個被南橫公路貫穿的聚落,路旁有傳統式雜貨店與幾家民宿,他告訴我,八八風災前,這裏每天都會路過一兩輛遊覽車,但風災時對外的交通聯絡中斷了,成了雨中孤島,最後幸好有直昇機救援,村人才能脫離險境,而風災結束迄今,對外道路從未修好過,觀光客不來了,附近的八家民宿與一家餐廳全部結束營業,目前村人的主要收入是靠果園與愛玉。

 

我們邊走邊聊進入他家的後院,他接續了剛才中斷的工作,一面搬動著愛玉子架子,一面說,這是上半年最後一批,乾燥度不夠,還要再曬一天,後來又打開貯藏室,讓我看看裏面,解釋愛玉要儘量以日曬方式處理,不過下雨,就會在裏面進行乾燥作業。

 

我觀察著太陽下的愛玉子,發現這些帶殼的籽仔顏色不盡相同,我詢問是不是乾燥度的問題,黃孝勇先生說,不是,愛玉的品種不同,籽仔的顏色就有差異,主要有金黃色、黃色及帶紅三種顏色,有的人說,帶紅的顏色品質較差,但並非如此。

 

他示意我搭他的摩托車,要去山裏的愛玉園。

 

我們回到外側的南橫公路,他指著對面的電線桿,那枝電線桿上攀附的蔓藤植物就是愛玉,這個村子,幾乎每戶人家都有種愛玉。

 

騎著摩托車,往山裏出發,黃孝勇先生像是現在才想到要自我介紹般說,這裏是布農族聚落,但他是排灣族人,他的祖父輩從台東移居到此已有八十年了,自己本來在台中經營咖啡館,做了十七年,但因父母年邁務農辛勞,四年前,他結束掉咖啡館生意,返家幫忙。

 

我們經過一片土石流沖積區域,好不容易穿越整條全是亂石的乾涸溪床,馬上又遇到扭曲陡昇的山路,我有些緊張,擔心摩托車翻覆,這些地形讓人想到八八風災爆發的土石流有多麼險惡。

 

因為始終擔心著會不會從摩托車上掉下來,在到達愛玉園的這廿分鐘路程,我沒法集中精神觀察週遭,只聽見黃孝勇先生說,他家有四處愛玉園,栽培面積有五公頃多,愛玉園的海拔高度分散於九百至一千三百公尺間,已取得有機認證。

 

我們過了一處梅子林,路況才稍微平坦,而到了一處龐大的芒果園時,摩托車停了下來,斜對面就是愛玉園。

 

 

 荖濃溪1   

圖片:進入桃源區,荖濃溪峽谷地形。

 

荖濃溪7  

圖片:進入桃源區,沿著荖濃溪峽谷的南橫公路。

 

荖濃溪6  

圖片:荖濃溪峽谷的土石已快淹至南橫公路上了。

 

收藏間1

圖片:愛玉子貯藏室。

 

愛玉子2    

圖片:愛玉子正在接受日曬乾燥。

 

曬愛玉子4   

圖片:愛玉因品種不同,籽仔顏色也不一樣,圖片中上面的籽子為黃色,下面為金黃色。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我們致力於將台灣的農產品文創商品化

來去購買也樂商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