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篙筍與高山茶。2012年4月阿里山茶區

Ryan 產地農景
0

DSC02164  

圖片:阿里山茶區的主力茶種-青心烏龍。

 

 

 

今年4月9日及18日上了阿里山兩趟,主要的目的有二,其一是拜訪阿里山地區的幾位茶農,瞭解今年阿里春茶的狀況,其二是,這一年來,將阿里山作為農產品開發與研製的基地已取得不錯成績,我希望手邊同時進行的幾項當地農產品的工作進度,能夠更加明朗。

 

阿里山茶區被北迴歸線貫穿,在嘉義縣政府「阿里山高山茶」產地證明標章使用辦法中,規範的範圍包括梅山鄉、竹崎鄉、番路鄉、中埔鄉、大埔鄉及阿里山鄉等六個鄉鎮,市場上所謂的阿里山高山茶,並非單指阿里山鄉栽種生產,反而一些有名的產地,如太和是在梅山鄉,石棹位於竹崎鄉。

 

從台北下嘉義要三個小時,習慣以來,我走三號國道,若一早六點開車上路,大約九點出頭可以下梅山交流道,因此梅山鄉的市街區就成了這項旅程的中點站,毫無例外,我每次都在梅山鄉的市街區吃早點,小小休息一下再出發上山。

 

梅山鄉農會跟郵局都在市街上,街道兩側林立了一些小吃店,南部人跟北部人的飲食習慣不同,口味較重,早餐內容為麻辣乾麵、碗糕或水餃等,這跟本地人務農需要更多體力有關,既然本地務農,街道兩側自然不乏農產品的擺售,除了店家門口,有的人開發財車,有的人戴著斗笠坐在路邊,席地放著地方特產叫賣。

 

在兩排比肩的攤販裡,較引人注意的是石篙筍這項農產品。

 

石篙筍的外觀跟桂竹筍很相像,都是細細長長的,此時街上行情,生的帶殼石篙筍十斤100元,若已經煮過去殼處理的石篙筍則三斤100元,當時趕著上山,並未多想,只隱約感覺季節性大出對農產品的價格有殺傷力的影響。

 

回到台北,幾天後在報紙上看到阿里山的石篙筍崩盤。

 

這件事,因親眼所見,印象格外深刻。

 

四月份的阿里山行,我陸續在瑞里、瑞峰、太和等地跟七位茶農碰面,參觀他們的茶園,這些茶農今年碰到了一個共同的問題,即春茶生長期間氣候冷熱不定。

 

今年春天阿里山的雨水綿延,但三月下旬居然吹起南風,出現反潮現象,以至往年三月底的採茶工作延到四月初才開始進行,但採茶期間的春雨打亂了茶農們既定的採摘順序,於是造成了所有的人都在搶採茶工人,因為高山茶的製程中有一項重要的環節為日光萎凋,先前的南風讓茶菁生長狀況忽然快速,綿延的雨勢及搶工又讓採茶工作進行的很不順利,茶葉製程轉化出現了香氣不足的情形,但高山茶的香氣是市場上頗為強調的價值,尤其中國市場的飲茶方式與台灣逈異,他們只回沖三次茶湯,茶質的香氣遠比耐泡這件事重要,於是茶農們有點忐忑不安。

 

不過,這個地方畢究叫「阿里山」,一位茶農這麼說:「台灣的茶葉市場沒有想像的那麼好,能賣的就是那幾個地方」,茶農們似乎都覺得自己的茶葉,比起其它產地,仍具某種優勢。

 

阿里山高山茶的主力品種是青心烏龍與金萱,就香氣特徵而言,青心烏龍偏向蘭桂香,金萱在20%的發酵製程則呈現為牛奶香,至於耐泡度方面,青心烏龍有六次以上的續航力,金萱的耐泡度相對較低,也因此,價格只有青心烏龍種的二分之一到三分之二。

 

阿里山茶的名氣大,價格好,但市場的販售行情相當混亂。

 

當地茶農認為主要的原因在於,茶葉是一種精細複雜的農產品,一般人若非對茶葉相當瞭解,並不容易判斷茶葉的品質,難免要吃虧上當。

 

這些判斷方法,包括必需分辨所謂的阿里山茶,使用的茶葉品種為青心烏龍種或金萱種,其次是農法,有機認證、自然農法或慣行農法價格不同,然後採摘時令也至關重大,正春仔、頭水或二水,因茶菁的兒茶素含量漸高,摘製品質自然大相逕庭,最後則要看有無混茶的情形,如去年的茶混今年的茶,鄰近產地的茶混阿里山茶,甚至拿中國或越南茶冒充阿里山茶……等等,即使同樣是在阿里山茶區,也同樣是青心烏龍種製作的標準春仔,但因各鄉的海拔高度不同,也會形成價格的差異。

 

其中一個茶農表示,阿里山的茶農大都有幾代的家族傳承,即使沒有,也有廿卅年的種茶與製茶經驗,因此製茶工夫很難說誰比較好,長時間累積下來都不會差不多,因此材料及茶園管理決定了茶葉的品質。

 

最後需要提到的是,以往阿里山茶農在春茶工作告一段落,便會開始休息,下次忙碌是在冬茶的產季,但近年來紅茶在台灣市場崛起,有些茶農開始以夏摘烏龍茶菁製作高山紅茶,價格甚至有後來居上的趨勢,追趕上高山烏龍茶,這件事對本地茶農的生產會造成如何的衝擊與影響,而阿里山紅茶的市場競爭力如何,均需繼續觀察。

 

 

DSC02222  

 

DSC02227  

 

DSC02233  

 

DSC02255  

 

DSC02269  

 

DSC02236  

 

茶園中的樹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我們致力於將台灣的農產品文創商品化

來去購買也樂商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