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冶紅茶。《經典雜誌》台灣茶葉地圖—台茶的歷史回眸與傳承報導

Ryan 媒體報導
0

2左  

圖片:《經典雜誌》170台灣茶葉地圖—台茶的歷史回眸與傳承報導:同時收錄於【茶域經緯:茶,人與土地】一書。

 

 

 

在田野行走越久,越多年,越感覺到這個世界沒有莫名其妙的事情,什麼樣的氣候土壤就會長出什麼樣的草木,大地是個容器,萬物茁然有成,農作物遵循著一定的道理生長,茶也是如此。

 

 201011月,因為《經典雜誌》進行台灣茶專題的深度報導,我與該雜誌的記者實地走訪中部茶區的幾個有機茶園,後來記者詢問我一個問題,為什麼會想用鶯歌燒陶罐做為紅茶的包裝容器,我提到了法國葡萄酒及大吉嶺紅茶,「莊園」是這兩項農產品提供出來的想像,然而講到台灣紅茶,人們首先會想到的是什麼?世界的紅茶生產國眾多,以台灣的秀異風土,能賦予世人什麼出眾的印象?

 

我講到了陶,當人們講到台灣紅茶時聯想到陶器。

 

陶器是一個充滿生活味的意象。

 

台灣在十九世紀初,便開始將陶器做為儲茶的用途,茶葉製作完成後需要適當保存的地方,一方面,陶器乾燥,放在裏面的茶葉不會劣質化,另一方面,茶農沒在市場上及時賣掉的茶葉,也需要較大的茶倉存置,因此便發展出陶缸,陶缸與茶農相依維命,超過一個世紀的時間,一直等到時代進步,鋁鉑袋出來後,笨重的陶缸才走向沒落。

 

所以,以陶儲茶的時代一去不返了嗎?

 

茶葉是活的,是會呼吸的農產品,不發酵的綠茶或中低發酵度的烏龍茶存置於陶缸時,形成茶葉香氣的茶氨酸物質易受空氣影響,發生「走味」的情形,鋁鉑袋輕巧又具真空功能,實用性強,茶農改用包材其實是一種進步;不過,相對於綠茶與烏龍茶對真空嚴格要求,紅茶是全發酵茶,將紅茶存放在密閉卻非真空的陶器,頗雷同於法國人以將葡萄酒保存在橡木桶,進行微發酵的原理,紅茶在陶器中「陶冶」,就像人的成長,轉化香氣,洗鍊茶質,這是陶器能為紅茶創造的可能性。

 

可見使用陶器保存茶葉並非落伍或不行,重點在於茶的性質適不適合而已。

 

陶器是保存紅茶的首選,話雖如此,陶缸笨重,挪騰的彈性低,茶農拿來存放大批的紅茶極不利便,很難期待受到茶農歡迎,但生產者不歡迎,消費者卻未必如此,消費市場對陶器的接受度很高,若能改變應用,將陶缸轉為適手的陶罐,茶與陶便能再次迸出生命火花。

 

陶,是台灣鶯歌的代表性產業,從一八零四年發軔迄今已逾兩百年時間,幾乎跟台灣茶葉發展史重疊。

 

【野樂茶】製作之初,重新溫習鶯歌燒的工藝內涵,從傳統鶯歌燒的胭脂紅與金銀彩等獨特元素取得設計靈感,製做出具有生活美學的紅茶陶罐,茶與陶都是台灣的重要物產,當世人凝視鶯歌燒陶罐上的茶山景緻,我們便有機會生產出屬於台灣紅茶的印象。

 

在國際市場,印度大吉嶺紅茶及鍚蘭烏巴紅茶享譽盛名,反而台灣紅茶受限於知名度不足,太少人接觸過或喝過台灣紅茶了,新世紀台灣正走向紅茶復興,以鶯歌燒的優雅美學來介紹在地紅茶的價值,這是我們與世界紅茶展開對話的姿勢。

 

至於對話的內容,則環繞於陶冶,是這片奇異風土孕育出來的紅茶物種,是陶器蘊藉出來的絕佳風味,是從容不迫的飲茶態度與生活。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我們致力於將台灣的農產品文創商品化

來去購買也樂商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