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山靈雨之鯽魚娶親。【野樂茶】太極茶包-凍頂烏龍茶

Ryan 也樂好口碑文章
0

十數年前暑夏,我至南仙山一遊,南仙山多崇山峻嶺,雲深處奇幻詭譎,我遊玩多日,踏堪地理,記誌物產,樂在其中,然行程故,再一日當歸,便思就近走訪可當日往返之凍頂山。凍頂山乃南仙山知名茶山,山勢適中,每年晚春,氤氳終日,萬物滋生,及夏,則晴空萬里,碧藍如洗,登山健行者三三兩兩,其山間有茶鄉鹿谷,雖彈丸之地,街上茶行櫛比鱗次,茶販穿梭如織,我既乘興而來,踅畢市集熱鬧處便想往山上看看。

我知市集附近有古道入口,卻不詳位置,信步走到一窄巷,正躊躇,見有茶販阿兄擺攤,連忙請教,阿兄說,此處是凍頂巷,乃凍頂山入口,上山後有新山路及舊山路,新路人多易行,舊山路則多野趣,可擇一而行,他順手指了指方向,我道謝,隨即上山。我先行新山路,山路平坦,偶有登山者擦身而過,不難行,不久見左側山坡有一小入口,路勢陡起,有石階數百,我稍猶豫,即步上石階,林下蔭涼,耳畔盡是蟲鳴鳥啼,石階末端接一黃土小徑,此應是茶販阿兄所謂的舊山路,再往前,見一漫漫草道,仍有路的痕跡,循跡而去,漸入荒野,偶有山羌小獸窺視,倒也一路平安。

過午,燠熱沈悶,天氣似有變化。

我行至山腰,烏雲如飇魚聚攏,閃電耀眼,響雷震盪山谷,天空落下了西北雨,蒼鬱山林,盡是水氣,我狂奔走避,隱約間聽見前面山坳有鑼鼓聲,也不多想便趨前,見一娶親隊伍正在林下避雨,樹林處籠罩著薄霧,我進入到草長及膝的樹底,才拱手,鑼聲便停止,眾目睽睽下一中年男子出聲,這片刻雨勢磅礡,天昏地暗,大夥找不到去女方家的路了,不得已在此歇候,我頷首說恭喜恭喜,賀喜對方家有喜事,略張望擡眼,發現此間樹木葉叢碧翠濃密,樹勢強健,乃高逾八尺之灌木茶,樹齡恐有七、八十年了,仲夏幽深,老幹新枝蹦滿芽尖,能親眼目睹野生茶林,我算是不虛此行。

我和該男子閒話片刻,兩人同時留意到遠處似有燈火,待其靠近,乃一身著簑衣手提老式油燈的採茶婦,眾人見她忙喚火金姑,火金姑是女方家的人,原來女方擔心落雨,迎娶隊伍在山裏迷路,誤了良辰吉時,故讓火金姑過來帶路,至此眾人歡喜,中年男子從竹簍拿出一物對我說,茶者,人在草木中,今日有幸茶山相逢,我贈予此物,切勿推辭,此凍頂山採摘野茶,依傳統製程作工,先萎凋,再以布巾包裹團揉,繼解塊發酵,最後乾燥焙火,製成品湯色金黃,滋味甘醇圓潤,帶有熟火煎焙香,乃本地嫁娶饋贈親友的上等禮,你我於草木間結緣,同沾喜氣。

我稱謝畢,他遂回頭招呼眾人,但見鑼鼓聲起,迎娶隊伍重新上路,草木間霧氣湧動,我瞬間恍惚,怔忡看著眾人忽然模糊,化作魚身,似乎鮕呆敲鑼、鯽魚騎著帶財蟾蜍、鯉魚肩扛一枝吊掛著生豬肉的青竹、大龜挑著兩擔聘禮、媒人婆土虱嫂搖扇尾隨後頭,迎娶隊伍大聲歡唱:西北雨,直直落,鯽仔魚,要娶某,鮕呆兄打鑼鼓……。我驚愕無比,看著牠們在雨霧裏跟著螢火蟲的光點漸行漸遠。

我慌張下山,到山腳,又遇先前的茶販阿兄,他見我跌跌撞撞,忙問原因。

我告知方才古怪,他若有所思,繼付之一哂,說,本鄉有麒麟潭,為凍頂山、麒麟山與鳳凰山所環抱,人稱大水窟,潭水青碧,深不可測,據耆老言,潭裏有魚精潛伏修練,魚精結丹後神通,入夜常離水登陸,行幻化術,儀容裝扮言行舉止與鄰里人同,或於山林結伴嬉戲,或於市街溜達飲食,常人難以分辨,惟因從未傷人,也是見怪不怪,你今日所見,應是魚精無誤,他見我恍然大悟,又說,你手上之茶,名為「烏龍」,南仙山佳茗無出其右者,飲者讚譽,妙不可言,我問何以喚作「烏龍」,他答,先生入山,理應遠離魑魅魍魉,然你勿恐怖,魚離麒麟潭而為龍,成茶山守護,鄉民心存敬意,便稱魚精為烏龍,以為吉祥,本鄉也有人將烏龍茶喚作有魚茶,乃有魚照料之茶的意思,以有魚為有餘,積善之家必有餘慶,這是喜氣有福氣的茶。

南仙山之行後,我曾偕友再次登遊凍頂,蟲草依舊,野生茶林欣欣向榮,其餘則渺如飛鳥,我悵然若失,彿彷那日顛倒夢想,空山靈雨根本虛幻一場,尋茶販,亦失所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我們致力於將台灣的農產品文創商品化

來去購買也樂商品!